【 生・長 】黃淼訓 個展 "Growth" Huang Miao Xun Solo Exhibition


【生・長】黃淼訓 個展
 "Growth" Huang Miao Xun Solo Exhibition

展期:2016年12月08日(四)至105年12月31日(六)
開幕:2016年12月17日(六)15:00
地點:秋刀魚藝術中心(台北市中山區基湖路137號一樓)

畢業於天津美術學院的青年藝術家黃淼訓,將於12月8日在秋刀魚藝術中心舉辦【生・長】黃淼訓 個展。並於12月17日舉行開幕茶會。生於湖南岳陽的黃淼訓,試圖走出生長地的包袱,以一系列有意識地身體勞動來執行繪畫,作品之中探究空間、歷史、經驗、精神如何交叉影響個體創作,並於畫面中反映出潛意識所留下的痕跡。

「生長」一詞,樸實卻有著無限的生命力,代表著一種具延展性的連續變化過程。在此不僅象徵著物理性的過程,更是精神性層面的形塑過程,回歸作品與藝術家之間的聯結,以作品為緯重新爬梳與審視創作,作為藝術家身體延展的歷史脈絡經度。

《2015 - 2016》是藝術家為期一年的創作勞動紀錄,根據每年所進行的繪畫創作以及每年特定時間、特定地點,收集楊絮所完成。這種極具目與計劃性的強制勞動,控制了時間、地點和基本形式,產生自動化般的創作過程。

《龍骨》是船體的承重結構,曲型的巨大骨架,如社會運作的標準秩序。個人意識在社會秩序的培養皿中逐漸成形,骨型的結構交疊著人的意象與社會秩序的框架,剖析著自我意識的形塑中,週而復始而不自覺出現的規律感。

作品如《限制生長》、《空間裡的兩顆樹》、《空間裡的山石》、《白色的石頭》、《他山石》、《無題》,皆呈現了控制的慾望。侷促狹小的斗間、重複的秩序感,表現出一種「控制下的生長」,象徵在社會制度、道德觀、價值觀的框架約束下形成的個人意識。

《標準建立的方式》、《一尺的關係》則借中國歷代「一尺」之標準,探討「標準」的建構。畫面底下是隨機,或選擇性的刷上 12 遍顏色和「標準」的尺度,每一遍顏色和尺度代表了一個時期的標準,最後一層由藝術家個人主觀標準來完成。這個重複的過程欲探究「標準」是透過何種過程所建立?是個人意識行為還是整體社會意識行為?兩者之間關係為何?

《距離》系列,透過有意識地自我強迫、複製性的身體勞動,展現出身體感的實驗。繪畫的複製過程中所累積的經驗學習,亦或是自我意識上對前一部份的否定,會無意間的調整、體現在下個部分的畫面上。這些部分之間微妙的變化,以及複製的意圖,揭示了記憶與身體作為歷史與秩序的載體,所經歷的斷裂性問題。

【生・長】是藝術家對於自我存在的歷史剖析,推展到社會與個人之間無法切割 的緊密關係。企圖從歷史、社會學的解構中尋找個人意識之形塑脈絡,編織進歷史的經緯度之中。

 

Huang Miao-Xun, graduated from Tianjin Academy of Fine Arts, is going to have a solo exhibition, “Growth”. It will be held at Fish Art Center on December 8th, and the reception will be hosted on December 17th. Huang, born in Yueyang, performed painting to get rid of his hometown with a series of conscious body labor. He probed into the influence over personal creation from space, history, experience and spirit. Simultaneously, he reflected the trace of the subconsciousness in his art works.

The word of “Growth” is content with infinite power of life which represents continuous changing process. It symbolizes not only physical changes, but also spiritual structuring development. The connection between the artist and his works is Huang’s history of his own body extension.

“Growth” is Huang’s analysis of the history of self-existent and extends to the unbreakable relationship between the society and the individual. Therefore, the context of self-fashioning will be woven into the fabric of human histor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