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漾軌跡」黃敏俊2014新作個展 | "The Trace of Light Ripples" Ming Chun Huang Solo Exhibition


以創作做為一生志業的藝術家,必定在心中有個堅定的信念。對於黃敏俊來說,光,就是讓他堅定的信念。虔誠的信仰對黃敏俊有潛移默化的影響,他深信光是生命的源頭,也是他在藝術創作中熱情探索的真理。黃敏俊累積超過20年的創作資歷,為藝術生涯留下一道軌跡,而這道軌跡正在延續,並且逐漸擴散,2014的年度個展以「光漾軌跡」命題,再度以光為出發點,色彩為媒介,藝術家所欲傳達的精神哲理與生命價值,透過畫作清晰展現,猶如漣漪般蕩漾,沁入心扉。

提起黃敏俊的畫作,很難不讓人想起他獨特的用色與明亮的光感,流動的、鮮活的光影變化形塑出立體的空間,這正是屬於黃敏俊的個人符號,然而他的創作並不受限於單一題材,反而是盡情地去感受生命的無限寬闊,並將之融入於藝術之中。黃敏俊對於創作已有長遠而縝密的計畫,他認為一次個展一個主題的創作方式,思考容易被侷限,因此,在他的展覽中將同時呈現4個系列的作品,這些系列多年以來持續地被創作,在每次個展中都以不同方式呈現,甚至是跨越了不同風格期的表現。黃敏俊藉由這種脈絡式的創作計畫,將其對事物關注的時間拉長,更完整地表現了創作的主題內涵。

從今年個展中可觀察到,黃敏俊在收與放之間更加揮灑自如,回溯黃敏俊創作初期那份豪邁奔放,充滿強烈色彩與厚重的筆觸,到2012年<新色彩觀>的發表,作品呈現細膩薄透的呼吸感令人大為驚嘆,他的畫風在歷經不同風格期的轉變後,邁向了融會貫通的階段。在這次展覽中,新與舊的技法交錯運用,彷彿讓人同時看見新與舊的黃敏俊,既是對比,又是融合。

《新色彩觀系列》精準捕捉光線照映下的自然景物,使生命力躍然於畫布上。畫面所呈現出的通透質感,帶有一種莫名的吸引力,總是令人一眼駐足;即使是描繪凋零腐敗的枝葉,依舊散發出殘缺的美感,這孤獨的景象看在黃敏俊的眼裡並不是悲傷,而是萬物興衰榮枯的自然定律,顯現出藝術家超然於物外的闊達心境。

黃敏俊在創作過程中喜歡不斷嘗試創新,《生命再造系列》是令人驚喜的複合媒材創作。他剪下自己的長髮,以類拼貼的概念作畫,他所欲探討的是重生的議題。離開人體的頭髮失去了生命,黃敏俊卻試圖在畫布上重新創造生命的意義。在此系列中,黃敏俊結合他擅長的畫刀,在帶有厚度的顏料上雕刻,刻出心中對於生命的感悟;紅與綠調出的墨色營造出水墨畫的文人質感,展現生命的深度,也看出藝術家即使運用複合媒材仍在色彩的課題中不斷追尋。

《時間移動系列》呈現了大筆刷過的流動感,彷彿是高速移動的被攝體在鏡頭失焦下所產生的畫面,光的滲透與律動也在此展現。黃敏俊意欲表達旅行在移動之間帶走了時間,卻也留下了軌跡, 這不禁令人想起20世紀美國作家亨利米勒曾說「一個人的終點站從來都不是一個地方,而是看待事情的新方式」,旅行像是一場感性的召喚,而人生不就是一場美好的旅行?人生所經驗的種種歷程時常在無形中改變了我們,<我是誰>作品中見不著具體輪廓,看似模糊了的視線,開啟光陰流動的記憶,誘發情感的想像,這件作品像是藝術家在時間的洪流與改變中思考並提問”我是誰?”

《肢體系列》儼然是黃敏俊與心靈深處最真實的自我進行對話。人的身體由意志掌控,選擇將自己坦誠在陽光下,抑或躲藏在陰暗處,這一系列作品涉及生命哲學的議題。一般來說,我們在明亮中因能夠看清周遭感到安心,在黑暗中因無法掌握環境而感到惶恐;倘若涉及到心靈層面,便出現了弔詭的情形,不完美的人類有時寧可將自己鎖在陰暗中,呈現一種矛盾、衝突的心理。此系列中<掌.握光>與<何去何從>探討了光明與黑暗之間相互消長的關係,黃敏俊由宗教的觀點出發,「光一來,黑暗就散去」,在此系列作品中引發令人思索的哲理。

西方哲學家柏拉圖在《理想國》中提到「洞喻」,這個比喻可詮釋柏拉圖對光明的理解,他將光明視為最高的理念,光所在之處,才是真實的存在,才是至善的境界。黃敏俊創作所追求的中心信仰與之不謀而合,這場展覽圍繞著「光」的主題進行,透過作品我們看到了藝術家對於光之於色彩、生命的種種思辨。

文/劉家甄


開幕茶會:2014-12-21 15:00  -19:00